勞動局logo

瀏覽人次: 31992398
:::
現在位置首頁 > 公告資訊 > 勞動臺北文章分享
分享: facebookplurk

勞動臺北文章分享

台灣高鐵工會故事(下)

先攘外,安內,最後再攘外

勞資談判要有策略,談判議題更要有步驟,如勞檢、工時及薪資議題;有些是調整問題,有些是爭議問題,如何排序需要事先有策略,不要等到資方點頭願意坐下來談,才發現完全沒策略,所以擬好「戰略」、「沙盤推演」很重要。

與資方談判,哪些議題可以談:

勞檢
工時
國定假日上班
加班費
夜間及颱風天上班同意權及保障

順法抗爭 第一步

高鐵工會理事長黃昱凱說,還沒有成立工會時採用較溫和的順法抗爭, 2014年12月工會成立後開始提出陸續勞檢,想透過勞檢證明公司違反勞基法的事實;「工會也因為這個契機,公司才願意認同我們是一個工會,不論是同仁有需要反映的事,或有意見要和公司協商,都透過一個月一次的例會為平台。」

高鐵工會幹部說,但時間久了後,例會漸漸不被資方重視,那時有一些資方開的班表會議、茶邊座談,美其名說是要給大家統一反應管道,事實上是要員工幫他們背書,「未來我們就是要按照這樣的班表去運作,大家就是要照著走。」其實是主管在強迫推銷一些政策。

工會對公司提出的「變形工時」、「國定假日上班」及「夜間工作同意權」爭議,公司都有自己的解釋通告,例如變形工時採互抵方式,有人因為時數不足被扣薪水,若怕被扣錢下個月就要補回工時,只要全年做滿2040小時即可;國定假日上班沒有加班費;夜間工作公司只提供某特定點協助,往往沒有協助員工下班回家路程。

「我們是依照勞基法,無故扣薪水就是違法,110天的休假日對我們來說,都是奢侈,通常都只休90幾天,我們已經多付出變形工時的時數,卻還得不到110天的休假。」高鐵工會幹部說,但當時大家都沒有勇氣跟概念提出來,因為大多人對法令不了解,勞動意識也沒有抬頭,某些層級的人也是只能補休不能領加班費,員工後來才知道權益被剝奪。

高鐵工會幹部說,工會成立後,體制外開始發動勞動檢查,且不分北中南都有勞資爭議在進行調解,但總覺得遇到瓶頸,該做的好像都有做,但是順法抗爭好像都打不下來的感覺,所以那時陸續還向永豐銀行工會及台北市產業總工會請益,「共同討論後,決定要召開記者會,給予輿論壓力。」2015年底工會拜訪民進黨立委趙天麟,在總質詢時,委員不僅質詢高鐵違法,總質詢前還幫忙開了場記者會。

那時正在選舉前夕,記者會雖然開了,但是一開完隔天,新聞雖然有報導,卻被其他突發重大事件蓋過,「我們這波行動沒有達到預期效果,輿論沒有炒起來,於是我們決定仿效老前輩台鐵工會採取怠工方式,依法休假不加班。」


工會成立後,往往遇到的瓶頸就是順法抗爭成果有限,醞釀罷工及訴諸媒體召開記者會,往往是工會最後必走之路

工會成立後,往往遇到的瓶頸就是順法抗爭成果有限,醞釀罷工及訴諸媒體召開記者會,往往是工會最後必走之路。
(照片/台灣高鐵工會提供 圖說/曾威克)

小辭典:
何謂2040工時
(365(天) – 110(休假日))x 8(小時)
何謂110天休假日
當時法定正常工時為雙週84小時,所以雙週可休息3.5天,3.5天 x (52週/2週)+19天國定假日=110天休假日
何謂雙週變形工時
可調動2週內2日之正常工時,使得日正常工時達到10小時,比正常工時8小時還高,超過需給加班費;但須經工會,無工會須經勞資會議同意。

讓同事認同 信賴及同理心不可缺

工會與資方談判成功,最大的後盾來自於會員及乘客支持;而工會每次談判都有小有進展,可讓其他員工得以信賴,看到工會存在可以帶來希望,勞工因為工會而伸張權益,工會也靠著勞工支持而壯大。用每個地區所面臨的問題去對在地的員工做訴求,更容易打動人心;從文宣及開記者會的時機,都是致勝的關鍵,最重要的是透過網際網路無遠弗屆的傳遞,讓乘客成為高鐵勞工爭取權益的一份子,藉由輿論力量,讓資方在壓力下被迫妥協。

高鐵工會理事長黃昱凱認為,「工會存在對員工來說,最重要的是要有感受到共同團結努力的成果,這次做下去跟公司攤牌後,大家能得到什麼?」

他說,2014年底工會正跟公司談判加班費部分。後來公司確實循勞基法結算加班費跟給付,回歸以月計算,公司開始意識到同仁對於勞動條件確認及爭取,因此乘數變成2,不再是1.67,再加一倍,就是從優的意思。

為何會成功?高鐵工會幹部說,那時的做法是,發起要每個人都寄Mail或填寫紙本聲明給單位主管與工會,若只有工會幹部或少數人在做,公司不會感受到壓力,所以那時工會希望每個願意響應的同仁都發聲明信給排班的督導跟單位主管,一開始大家也會擔心,有人簽了紙本聲明,有人不敢寄Mail。這時工會就告訴大家,除了會幫忙爭取,還會把過去所欠給大家的,如國定假日跟排班問題,希望能藉由這一波行動,看能否討回以前積欠的,「本來只是想動員駕駛,沒想到後來演變到整個火燒起來,才會有整個行動。」

員工相挺站出來 發聲明高達9成

雖然這波行動,公司只是單方面承諾加乘的部分,其他訴求一概不予理會,我們當時的想法是如果願意出來的同仁過少,若可以癱瘓駕駛的部分至少可能還有機會,「當時全部駕駛人數約100出頭,發出不加班聲明有9成以上,我們很欣慰,因為駕駛若動得了,單靠駕駛行動就還有機會。」因此開始盤算調整策略。

高鐵工會幹部說,2015年1月發起「春節依法休假」行動時,工會先辦了至少三場說明會,那時選舉即將到來,所以到底是選舉日當天發動還是選舉前?最後敲定元月的第一週,就是選舉前一週,那時的考量是,若是先發動,會不會有話題性?如果選後再發動,大概沒有人會在意,因此決定1月8日行動開始,之前把所有聲明書發給同仁,回收比例挺高,包含非會員,約1千份多份的「春節不加班聲明」,「那時我們也是覺得有點意外」。

他說,工會沒有刻意發,而是放在網路上讓大家下載,寫好之後再回傳,紙本是給工會, 一個是用電郵方式傳給自己的主管給公司壓力, 那時希望同仁兩項都做,「我不出勤、我不加班」,一方面也要讓同仁學習去面對主管的壓力,「我們一直都沒有機會訓練同仁,這次讓同仁有直接面對的機會,那時發現,大家的意識頗高的。」

「那時公司約3千人左右,有3分之2的輪班人員可能在過年出勤,若有一半的人不出勤的話,這是很高的比例,列車、車站、維修、行控,就都沒有任何營運能量。」他指出,那時要發聲明書時,工會有做宣傳,如做懶人包,內容包括被剝削、不合理制度等,在網路上持續進行文宣攻勢,那時被很多人轉載,轉載完之後,慢慢向預告民眾後續行動,春節高鐵會面臨不開車停擺的作法,於是他們把宣傳從公司擴展到社會。

高鐵工會幹部說,那時工會與公司就沒有再做任何接觸協商,大家的決心就是「我們就是要這麼做了」,第一個對社會性的宣傳是懶人包,也麻煩各個外部團體協助宣傳,如工會、勞團等,在前置作業時,工會已經擬了3份說明,分別是對社會說明的懶人包、以電郵及說明會方式對員工的精神喊話以及給記者的新聞稿。

策劃罷工步驟:
組織
掌握公司內部議題、能動員多少人
說帖(對公司)
跟公司談判時,要拿得出明確數據及站得住腳的合理性
說帖(對外)
讓輿論施壓政府、政府施壓公司


高鐵工會幹部指出,本來是想分開作業,沒想到懶人包發完隔天早上,記者的電話就接不完,看到高鐵春節竟然不開車了,記者開始瘋狂打電話來詢問相關細節。迫使工會當天就發送所有新聞稿,也順勢把議題發酵起來。

他說,這時不管是會員或非會員們,其實也會開始思考,是不是要支持響應這個活動?爭取自己權益?的想法,一點點慢慢擴散,連其他職種的同仁也來關心,工會幹部和所有熱心的員工開始沿線跑,接觸到各車站的基層站務員,所以整個沿線的訊息傳遞完全沒有阻礙,後來就是透過這些資源及系統,資訊散出去很快,連隨時待命的車站駐點維修人員也是相當支持,就這樣從點慢慢擴散成面,最後整個擴散開來。

同理心為出發點 讓各職務員工都認同

這樣的串聯行動,如何讓同仁認同?高鐵工會幹部說,目前幹部大多集中在車務,塑造共同議題時,必須要站在各個職種的立場去想,因為車務、站務、維修會有各自不合理之處。譬如那時就有車站同仁會自己製作聲援影片,把自己平常默契式的不合理之處,例如調班次數或是早餐被算入休息時間等,這只有發生在自己場域內的事,透過自己製作的聲援影片渲染出來,各單位自主性就是要讓該單位同仁認同,「我們有共同的苦,這點非常重要。」

此外,還有社會投書。他說,除了內部塑造這個氛圍,還要看外界怎麼看,因為外界很多對公司的看法是,「你們高鐵都是肥貓,過這麼爽還要吵這些東西,車站的服勤員看起來光鮮亮麗,,但其實沒人知道背後的辛酸。」所以那時員工也在觀望,看外界怎麼看。有些事情不能只由工會說,當時社會投書有些是律師或是資深的社運界前輩都支持工會立場,而且都是自主性投書。

高鐵工會幹部說,「是否有可信的依據讓同仁敢這樣做?」那時公司拿出個人勞動契約,故意釋放一些消息,若是不到班就記曠職,用主管壓力來放話;這時工會即以「要把勞檢項目跟資方違法事證全部告訴同仁」來面對公司。「工會為何敢做這些東西?我們號召任何行動就是要讓員工知道,不管怎麼做,都是為了保護自己員工,可以沒有達到效果,但是要以保護自己人為主,我們在跟勞動局或律師討論時,都一再強調,我們這些都是有法律依據。」

如何取得同仁信任:
建立彼此信任
工會談判要有成績,階段性勝利很重要,目標不要一口氣設定太大
讓同仁認定,工會的出發點是以保護員工為第一優先
搜集相關法令及資方違法事證,讓同仁知道自己立場站得住腳,做好心理建設

要尋求同事認同,工會認為無論做什麼決定或是抗爭,一定要讓同仁覺得「工會永遠會以保護我們為第一優先

要尋求同事認同,工會認為無論做什麼決定或是抗爭,一定要讓同仁覺得「工會永遠會以保護我們為第一優先」。
(照片/台灣高鐵工會提供 圖說/曾威克)

他說,那時工會定調是「先攘外,安內,最後再攘外」,攘外部分包括社會大眾觀感及對議題的看法,安內則是確認員工有無安心的感覺,有了才會去發聲明,再讓政府部門給高鐵公司施壓「高鐵運作具有公共性,要取得社會大眾支持,抗爭才容易成功,輿論和時機最重要,從公司內線提供的消息,高層每日輿情報告有在調查社會輿論的支持度,如PTT、FB、新聞,支持或反對都會統計。」

高鐵工會幹部說,對內外的說明達到效果後,有更多聲明書紛沓而至,此時交通部長陳建宇的「高鐵員工為權益罷工違反天職」一席話更引發員工及社會大眾反彈,後來光是紙本聲明書就丟了1千多份,但公司那時的回應還不是很友善,竟還發布新聞稿稱,「第一、因為當初不滿勞動局的裁罰,有向法院提出訴訟,要等訴訟結果,否則背信股東,第二、相關的假及班表部分都已經改善,所以沒有這個問題。」但這兩點聲明已讓他們決定,「要讓高鐵痛一次!」

「我們已經決定好要開記者會,北中南要罷工的控場討論也都已經做好,那時高鐵局跟勞動部不知道來自哪裡的壓力,希望我們三方好好坐下來談。也就是後來被外界稱為『馬拉松式』的談判。」他說。

高鐵工會理事長黃昱凱說,高鐵工會這次提的5項訴求中,包括國定假日出勤未給雙倍薪應立即返還、雙週變形工時扣的加班費給付應立即返還、改善工作4小時未有休息時間30分鐘、改善休假天數不足、不得強迫勞工上班。雙方比較有高度共識的是後3項,公司承諾隔年起補足491人因應問題。「雖不滿意,但可以接受這樣初步的成果,我們也會持續監督高鐵公司是否確實執行協議」。

下03資方最後願意與勞工達成共識並簽署,象徵勞資抗爭又向前邁進一大步,但是勞工權益的爭取,永遠都還是差那最後一哩路
資方最後願意與勞工達成共識並簽署,象徵勞資抗爭又向前邁進一大步,但是勞工權益的爭取,永遠都還是差那最後一哩路。
(照片/台灣高鐵工會提供 圖說/曾威克)


  • 點閱: 946
  • 資料更新: 2017/4/28 11:28
  • 資料檢視: 2017/4/28 11:28

  • 資料維護: 臺北市政府勞動局